菜菜一颗糖

美攻永远是世界的宝藏

【贺红】病友五题

傻白甜,傻白甜,傻白甜

ooc啊各种ooc

本来觉得病友这种东西是个大虐的好机会啊我要虐虐虐,结果写出来就成这个样子了啊233

写完直接滚去上课了,如果有错别字谢谢包含~


1.强迫症

“我爱你”贺天站在红毛身边看着他做饭,在看见红毛伸出舌尖尝刚炖的土豆牛腩咸淡的时候,第12次对他重复这句话。

“嗯我知道”红毛头也不回砸吧着嘴,转身从橱柜里拿出筷子碗具塞给贺天,“别在这碍事了去把饭盛了。”

 

“我爱你。”吃饭时贺天看着皱着眉毛一心琢磨怎么把骨头上啃不下来的肉啃掉的红毛,第13次重复。

红毛起身去拿茶几上的小刀,随口回复着:“恩我知道。”   

晚上红毛洗完澡,坐在床边擦头发,贺天躺在床上,看着红毛头发上的水珠滴到他的后背上,再从后背一路下滑,最后渗进床单里。贺天往前蹭了蹭,一只胳膊就环上了红毛的腰。

“我爱你。”抚摸着红毛腹部的肌肤,贺天开口。

“嗯,我知道。”随便擦了两下,红毛把毛巾叠好放在床头柜上,关了灯,上床缩进贺天怀里睡了。

 

这样的对话每天都发生,反反复复无休无止。红毛的贺先生患有严重的强迫症。

只穿黑色的衣服。

只摆放必要的家具。

只吃得下红毛做的饭。(特殊原因红毛实在不能起床做饭的时候他也会自己动手。)

只接受红毛的触碰。

只为红毛努力工作。

每天早上,中午,晚上,贺先生难以控制自己的,对红毛一遍遍表达自己的想法:“我爱你。”

可这样看来贺先生的强迫症似乎主要表现在红毛身上。

红毛对此有什么反应呢?

没什么反应,贺先生那么完美的人,如果非要什么缺点的话,自己不介意成为他的缺点。




 

2记忆障碍

“喂,那边那个,没见老子在拖地吗?别挡道。”

红毛今天觉得很烦,具体为什么烦他忘了,但他就是很烦,拖个地前面还有人挡着,烦。那人是个黑头发的,妈的看见黑头发莫名其妙的更烦了啊。

“嗯?你是这家公司的清洁员?”

这黑头发的不是我们公司的?我怎么看着有点眼熟,到底是不是啊?

“你他妈瞎吗?我穿着工作服看不出来?”爱是不是,别他妈打扰我工作。

“这么一层楼都你一个人拖?”奇怪声音也有点耳熟。

“关你什么事儿,滚开。”

黑头发的上前拿红毛的拖把,“别拖了,这么多你拖不……”

没让黑头发的把话说完红毛就给了他一拳。

假惺惺,真是虚伪阴险的小人。现在才觉得别人辛苦了?!

红毛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一个陌生人产生这样莫名其妙的想法,但这一拳上去他心里舒服多了。

神清气爽,这楼不拖了,拖下一楼去。

 

旁边两个穿着职业装的女孩尴尬的看着自家总裁被他男朋友一拳打青了眼窝,不知道该先去拦一下一手拎着拖把一手提着水桶准备下楼的总裁男朋友,还是该上前安慰被男朋友打了一拳还被公司职员看到的同样很尴尬的总裁先生。

 

第二天公司的八卦头条。

“诶你听说了吗昨天总裁又被他男朋友打了。”

“啊?他男朋友昨天又来公司了?这回他以为自己在咱公司干什么活儿的啊?”

“好像以为自己是清洁工,总裁怕他乱跑一直跟着他呢。”

“那还被打?”

“大概被当成有跟踪癖什么的神经病了?”

“诶诶我知道,我知道总裁为什么被打!”

 

 

“我昨儿啊,看总裁男朋友拖地的时候一直扶着腰,腿好像也不是很利落的样子。”

 

 





3.被爱妄想症

“晚上放学别墨迹赶紧出来,家里没菜了,我俩过去买点儿,晚上还你做饭。”

贺天在下午第一节下课后进来红毛班里,走到红毛桌前,居高临下的对坐着的红毛说道。

 

班里顿时传来了唏嘘声,红毛在大家暧昧的眼神里涨红了脸。

“你把话说清楚啊!做什么饭!!什么莫名其妙的!!!”

 

贺天觉得红毛这是害羞了,虽然是挺可爱的,但这时候逗他估计会恼羞成怒,晚上回家再说吧。

“放学门口等你。”贺天扔下这句话,在女生各种唏嘘声中离开了红毛的班级。

 

红毛脸上青一阵白一阵。贺天这是被打坏了吧?啊?有病早点治啊!什么晚饭还他做,除了之前被他胁迫去给他做了一次饭,他都没去过他家了好吗!

 

放学红毛走出校门,贺天还真在等他。

看红毛很明显的脸色变得更加阴郁,眉也拧上来了,贺天上前搂上他的肩,“喂怎么了,谁惹你了?”

红毛抖开贺天的胳膊,厉声厉气地说:“我不知道你搞什么鬼,但是之前展正希那事儿我们也两清了,以后别他妈烦我。”

说完红毛看都不看贺天就往前走。

两步后又停下,回头捏起拳头对贺天说道:“还有,别他妈再用那种语气跟我说话,两个大男人,恶心死了。”说完毫不犹豫转身就走。

 

贺天看着红毛的背影越来越远,这哪里不对?他跟红毛不是已经在交往了吗?

红毛睡觉的时候会抱着他,早上起来红毛会先去做早饭再叫他起床,他会陪红毛打游戏,周末他们会一起去球场打球,他们还常常一起采购,为到底是买原味牛奶还是草莓牛奶在超市斗嘴吵闹,红毛是闹不过他的,所以家里冰箱放的都是纯牛奶。

这些都不是真的吗?

贺天眼底开始阴郁,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都是假的么。

顿了顿,贺天抬腿向前去追红毛。

不管是不是真的,今晚这顿饭我吃定了。

 

 




4认知障碍

“这是什么?”

“筷子。”

“用来吃饭?这么长,怎么用?”

“……”

 

红毛真是要崩溃了。

每一天,贺天都有新的不认识的东西,每一天。

贺天被确诊为认知障碍,临床表现:记忆过强,以及记忆缺损。

简单来说就是,面对工作的时候贺天记忆超长发挥,所有文件过目不忘,所有资料看过就深深记刻在脑子里,大脑小马达超常发挥。

一从工作桌上下来,贺天的状态基本就变成了:

“为什么要站到水底下?”

“还是不明白什么叫洗澡。”

“你帮我洗吧。”

 

“真的很难,为什么要把腿放进两片布里面?”

“好难我不会穿。”

“你帮我穿吧。”

 

以及现在的

“这么长的东西真的能吃饭么?”

“是怎么做到的?我不会用。”

“算了,你喂我吃吧。”

 “……”


一开始红毛真的怀疑贺天是故意装病,哪有这种奇怪的病!

根本就是趁机占各种便宜啊。

但确实是在医院确诊了。

为了治贺天的病,红毛只能先辞了职,专心照顾贺天。

 

今天的贺天依旧什么也不会,今天的红毛也只能继续喂贺天吃早饭。

 




5性yu障碍

贺天低着头一言不发,黑色的眸子看不出情绪。

红毛抓了抓头发,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话。

有点尴尬。

“啊,可能是最近太累了吧,你也不要多想了,休息几天应该就好了。”红毛的安慰技巧有点拙劣。

“要不咱们先睡觉,明早再试试?”

……

“那我明天陪你去医院看看吧。”

“闭嘴!”

贺天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欲望在脑海里叫嚣,身体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拿起床头的烟盒,抽根烟静静吧。

烟盒是空的。

我操!

红毛在旁边的笑声已经快憋不住了。

贺天觉得他身为一家之主的尊严受到了侵犯,但是小小天依旧没有因此就坚强的站起来。

扔下烟盒躺床上贺天拿被子蒙住了脑袋。

隔了半天被子底下传来闷闷的声音,“明天去医院看看吧。”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果然听到了被子上方传来的红毛的大笑声。

 


 贺天收紧被子转过身,有你哭的时候。

 

 

一个月后的某一天早晨,日子还跟往常一样过,不太一样的是今天贺先生家里,是贺天起来做的早饭。顺带一提,贺先生昨晚对红毛的哭声很是满意。

 




我觉得每一题把得病的人置换一下就是虐了啊!大虐啊!毛毛得了被爱幻想什么的……

一开始我是想写病友30题的,最后只写出了5题……脑洞一堆一堆的!!就是没有时间写啊!!

大家还想看什么题型啊,欢迎评论嘛有时间我就写!

要不就等粉够了以后点个文啥的(想得有点多XD




评论 ( 28 )
热度 ( 295 )

© 菜菜一颗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