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菜一颗糖

美攻永远是世界的宝藏

【贺红】 吸血鬼 下

这章真是一言难尽……

对又爆字数了(眼神死

本来想要不干脆再分两章发,但是小分段不允许我这么做,所以这章量大,谢谢大家包容!!(写东西不爆字数的文手不是好话痨)


红毛壁虎般扒在狼堡的墙上的时候,他心里面五万多字的脏话呼啸而过,“操他妈的,狗日的贺天,没有人性,丧尽天良,禽兽不如,虚伪的败类……”

 

事情是这样,五天前贺天定居红毛的城堡,用武力威胁红毛天天给他猎食做饭。

三天前贺天向红毛说出他的计划。

“你疯了?!偷狼堡的晶石?你知道那些神经病把晶石当命根子吗?狼人本身就不好惹,还群居,就我们两个去偷?呵呵,你自己去吧,回头我会给你立个衣冠冢。”

“我只是借过来用一下,用完我就还回去”

“哦,那你去借啊,拉着老子算什么,不过这两天你吃胖点吧,这么瘦还不够人家塞牙缝儿的”

“……行,那你待在这吧。我明天出发。手串我带走了”

“贺天我操你妈!”

“明天早上出发,吃完饭自己去准备一下看有什么要拿的”

 

贺天的计划就是要他和红毛两个人去偷狼人几百年当神一样供起来的晶石,晶石具体干什么的红毛不知道,或许他以前知道,但后来他忘了。可是红毛知道狼人们很看重那个破石头,一旦被发现就是死路一条。贺天这个疯子!神经病!亡命徒!自己真是倒了血霉了把这么个疯子招身边。

 

他轻轻地活动了下僵硬的左腿,然后继续等待时机。按计划,贺天负责吸引他们的注意力,红毛找准时机潜进去。

 

 

红毛把浑身是血的贺天安置在地上,让他靠着墙壁休息。

他们现在在红毛发现的一个山洞里,狼人们还在搜寻他们的踪迹。他还好,没怎么受伤,可是贺天的情况就严重些。

本来一切还算顺利,可他们在撤退的时候,发生了点意外,红毛被大面积围攻,贺天为了救他替他挨了狼人好几嘴。

红毛将贺天放好后扒开他的衣服检查伤口。

“没伤到重要部位,就是血流的多了,我修复能力强,休息两天就好了,你不用担心”贺天看红毛扒开自己的衣服是表情凝重手都在抖,安抚的冲他说到。

红毛动作没停嘴上也不服软,“谁担心你?我是担心你给我拖后腿。再说你死这了我也回不去了”

贺天用胳膊撑了下身体,往上坐了坐,“主要是我身上的血腥味怎么办,他们会凭着这个追过来的”

红毛将贺天被血浸慢的衣服脱下来扔到一边,开始仔细检查他的身体,确实,刚开始虽然流血留的多,但都不是重要位置的伤口。再加上吸血鬼强大的修复能力,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了。

“我带你找个湖洗一洗?”

“还没找到就会被抓吧”

“那你说怎么办”

“用你擅长的”

“我有什么擅长的?”

“用舔的”贺天狡黠的一笑

“老子什么时候擅长过那种东西?我操你不要恶心我。别以为你现在有伤我就不敢打你!”红毛瞬间红了脸,跳起来指着贺天大骂。

“害羞什么?要说擅长,你不记得了而已,以前你可什么都会啊。”

“我能现在就送你去喂狼!”红毛逼近贺天,几乎咬牙切齿的威胁。

贺天就着这个姿势抬头让他和红毛更近一些,“别做这些得不偿失的事情。现在当务之急还是甩掉身后那些疯狗,你说呢?”抬手按住红毛的脖子,贺天制止了想离他远一些的红毛,“没有别的办法了,按我说得来。”

 

 

等老子处理了那个手环,第一个就杀了你!!脸红的像自己的头发一样,在舔着贺天身上血迹的红毛暗暗发誓。

 

 

 到了古堡以后,红毛扔下贺天自己上了楼。

“晚饭自己出去解决。没事别找我,有事也别找我!”

一看到贺天那张脸,红毛就想起来他在山洞帮贺天添去身上的血迹的场景。在回来的路上,贺天还总是有意无意的提起这事。

红毛真是想一头撞死在树上,当时怎么就鬼使神差的给他舔了呢。白白遭贺天一路的嘲笑,说什么触感不错,舌头挺软一类的。

狗日的贺天!

 

 

“你是说这破石头就能砸开这手串?”红毛将他们偷过来的石头在手中来回把玩,“能行么?别把石头弄碎了,不然狼族那帮疯狗可不好解决。”

“没问题的,就是还需要沾上我们两人的血”

“我们、两个、的血?”红毛扔下手里的石头,“还真他妈跟你有关系?”

“事实上这是我们两个当时签订的契约,这个讲起来有些麻烦”

“那就长话短说” 红毛眉头又开始拧起,“我可不记得我跟你有过什么接触”

“我们认识的时候,吸血鬼一族已经快没落了,我刚接任族长,狼人和人类对我们虎视眈眈,尤其人类,很清楚我们的弱点,几乎要赶尽杀绝。你体质特殊,被找来和我签订契约,简单来说就是用你的身体让我的能力增强。会进行一些特殊的仪式,你擅长的那些事就是在那时候学会的。”贺天说道这里放下手串,舔了舔嘴唇笑着看向红毛。

“说重点,别他妈扯这些没用的!”红毛愣了下,接着挥了挥拳头冲贺天狠声说道。

“总之我们通过这个仪式被联系起来,只有我能持有这个手链,而你不能远离这个手串也无法主动销毁它。但很可惜,即使我变强了,我们一族也没能逃过人类的捕杀,他们和狼人联系在一起,人数太多,族里那时人少,没撑下去。最后只有我们两个存活下来,逃到了这个山里的城堡。我几乎耗尽最后的力气,在这里设了结界,让外人进不到这片山里,几百年来你在这里看不到人类也是这个原因。”

 “那为什么这几百年来你都不在?”

“我们……是我的错”贺天有些艰难的说道,“我们在这里度过了近一个世纪,那时候我很虚弱,一开始除了进行必要的鲜血补充,剩下时间都在棺材里沉睡。你一直照顾我,我的身体也慢慢开始恢复。本来一切很好,但后面……我开始对这一切感到烦腻,我受够了每天这样百无聊赖的生活,一族被灭我不想待在这里虚度时间,我想出去寻找帮手复仇

但当时的你反对这样做,你觉得我们还需要等待时机,起码等我的身体再恢复一些。那时候你的依旧乐观,每天拿着菜谱研究怎么做新的菜色,很蠢,经常不认识书里的字,还常常跑来问我。”说到这里贺天脸上浮起笑意。

“但是当时我什么都听不进去,我们发生了很严重的争执。最后一拍两散,我将手串留在城堡里,然后离开了这里。”

“真有意思,所以是你亲手将我困在了这里?这么几百年过去难得你还能想起这破荒山里还住着一只孤鬼”

“当时我想解开我们的契约,可是原本属于我们的晶石在战争里被狼族夺去,当时的你也不同意解开契约,你……或许你不相信,当时我们已经属于彼此很久了,你拒绝解开咒语。我明白你的意思的,只要契约还在,你随时可以代替我去死。”

“什么叫属于彼此?”

贺天被红毛这个问题逗笑了,“就是相爱,相爱你懂吗?”  

“我去你妈……”

“不管你信不信,这确实是事实,你不记得我了可你却对我充满了信任,不是吗?”贺天打断了红毛说道,“我在走之前告诉过你关于手串的咒语,起码能缓解它对你的控制,让你能随身携带它,这样也可以避免你被一直困在这里。”

“我可不记得什么咒语!”

“你忘了,你刻意忘了” 贺天顿了顿,“你害怕走了以后我们会再也遇不到,所以你让自己忘了那些咒语,告诉自己等在这里,等我回来。你相信我一定能回来。”

“脸可真大啊,老子凭什么等你?”红毛嘴上说着狠话,胸口却涌上一股酸涩,他不知道这些情绪从何而来,他眼前浮现这几百年来独自看过的日出日落,花败花开。书房的菜谱有些都被他翻烂,他好像记得以前有人喜欢他这么做,可最后吃掉那些饭的人只有他自己。初开的山花,夏日的酸果,新抓的嫩兔子,早晨起来看到的第一场雪,一个人,都是一个人。

“对不起……” 贺天不知道该接什么话才好,“我应该早点回来。只是在外面遇到了点麻烦。我被一个女巫缠上,她似乎对吸血鬼十分仇视,一直紧盯着我不放,最后一场战斗里,她拼死将我封印在一个地窖里。我不知沉睡了多久,苏醒过来了后一直想办法解掉封印,这花费了我太长时间,从地窖里出来,我想去找你,又不知道去哪儿,所以先回来这里看看。我很想你,被封印的时候我能感受到我们的契约一直没有解除,暗无天日的地窖里,你活着,是我出去的唯一动力”          

“从封印里出来,就赶过来这里看看。结果有些体力不足……”

“就昏在半山腰了?”红毛听到这里瞪起眼睛,“贺天你这个疯子!神经病!找我可以慢慢来,如果正好有狼人经过呢?如果被人类发现了呢!你会死的!”

“我确定进入了结界以后才……”

“几百年前设的结界安不安全你怎么知道!”

“不用担心我,我知道分寸的”

“谁他妈担心你”

“……好吧,现在你知道晶石的用处了。”贺天不去拆穿红毛,接着往下说道,“从我知道你……你不记得我了,我就在计划怎么去把它拿回来,我该给你自由了,以后,你可以去你想去的任何地方。”

“哦,拉着我去偷了这破石头,狼人都记得我的脸了,然后说给我自由。你这不是变相的让我送死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拒绝你这个提议。要死我们一起死,老子不上你这个当。”

 

 

咚咚咚咚咚,红毛挥着刀在案板上剁着兔子。

山外面全世界的狼人都在通缉我俩,这会儿给我自由,那一出去不就是热包子打狗吗?贺天这个虚伪阴险的败类,狗日的出去疯了几百年把我扔这 一个人,一句对不起就没了?老子跟他没完!越想越气,红毛抓了两大把辣椒扔到了贺天的碗里。

而红毛口中虚伪阴险的败类正在楼上修着卧室的桌子。

昨晚两人为了解锁新姿势,就直接在桌子上来了一发,没想到动作太过激烈,久年未修的桌子就这样塌了。

贺天提议去购把新的,红毛则说修不好就不睡觉。贺天略做斟酌后转身去库房拿了维修工具。

 

 

红毛趴在床上喘着气,贺天双手环上了他的腰将他搂进怀里。

“这叫你他妈的身体不好?老子要被你榨干了”

“这才哪儿跟哪儿,我们刚在一起的时候基本上每次你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现在还能说话,说明我……”

“滚,我不想你听说话”

贺天亲了亲红毛的肩膀,“好,那我不说了”

“什么时候出去?狼族那边的都以为你早就死了,现在看你回来他们得吓得脸都绿”

“慢慢来,找他们算账是早晚的事儿,但就我们两个不行,我有主意,你别操心了”

贺天说着从后面压上红毛的身体,“在那之前,我觉得我们需要聊点别的”

“我日你……”

“嗯,也可以”

 

 

“操,又叫它跑了!”这已经是红毛失手的第三只公鹿了,他扶着腰坐在树桩上休息,腰酸背痛,不怪他总是失手。“呸,这狗日的贺天!”

 

 

END.


真怕太长了没人看(ToT)

评论 ( 34 )
热度 ( 297 )

© 菜菜一颗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