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红】你听过的故事里,睡美人是男的吗?(下)

红毛赶了两天的路,终于离那座白色的城堡进了些。

今天一定要到达那里。他坐在一个大树下,吃了些身上带的甜饼干,望着不远处的城堡尖尖的堡顶想。

他起身继续赶路,然而在经过一座独木桥的时候,他不小心踩到一颗石子,滑了一下。

“咚”他努力稳住身子没掉进水里,手中的宝剑却滑了出去。

红毛趴在桥上想找出他的宝剑。

正当他想要跳进水里仔细寻找时,河水里突然钻出个人。

“噗,咳咳咳,憋死我了!”

红毛被这动静吓了一跳,他盯着这个从水里突然冒出来的人,看后看着他湿漉漉的从水里爬到了桥上。

坐在桥上缓了口气的人看到红毛不善的目光,冲他晃了晃手,“嗨,可爱的年轻人,我是这里的河神,我叫见一。”

红毛狐疑的看着这个自称是河神的人。

不怪他多想,你见过这么狼狈的河神吗?

见一看红毛不说话,清了清自己的嗓子,“咳,勇敢的年轻人,我猜你一定是要去城堡里解救美丽的公主吧?”

红毛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

“河神无所不知。可是你却把你心爱的武器弄丢在了我的河里。”

“是的,你能帮我找到它吗?没有它我就不能杀死恶龙。”

“当然可以。不过我这里有一把金剑,有一把银剑,还有一把铜剑,哪个才是你的呢?”

“……都不是”

“哦你真是个诚实的好孩子,作为你诚实的回报,我把这三把剑都送给你。”

“……谁要这些废铜烂铁,把我的宝剑换回来,我的宝剑上面的随便一颗宝石可以换你十把这样的剑!”

“年轻人要学会知足,本河神现在要回去休息了,那么,下次再见,可爱的王子。”

“喂!”

红毛没来及抓住那个浅色头发的河神,就看见他轻轻一跃,又滑进了河里。

红毛拿起桥上的那三把剑,一一打开。

全是坏的。

 

好不容易走到城堡底下,红毛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没有传说中的荆刺玫瑰也没有咆哮而下的恶龙,只有一栋洁白豪华的城堡立在那里。

难道是已经有人救走了公主?

虽然在来的路上红毛很懊恼被人骗走了自己的宝剑(他才不信那是所谓的河神!),减弱了自己的战斗力,可是总不能自己打都没打公主就被人救走吧!

他推开冲进城堡,然后开始一间一间寻找公主的身影。

当他推开城堡顶楼最里面的一扇大门的时候,他看到一张装饰精致的大床上,躺着一个修长的身影。

他松了口气。

看来是有人斩断了玫瑰,杀死了恶龙,却没能吻醒公主。那么这个光荣而伟大的任务,就交给他红毛完成了。

他轻轻地走过去,看到了床上的人。

平躺在床上的人确实有天底下最乌黑的头发,可是,这头发怎么看都有点短吧?

或许是沉睡太久,头发断了?红毛在自己心里推测着。

但确实是为美人,即使她紧闭着双眼,红毛也能想象出那双眸子睁开会有多么夺目。

红毛弯下腰,他吞了口口水,心脏不受控制的咚咚咚狂跳,他努力稳住自己不让自己拔腿而逃。

没事的,她睡着了的,别害怕,你在救她,她不会怪你的,不许逃红毛!每一个勇士都会有一个美丽的姑娘,你必须吻她!

他缓缓的凑近床上的人,然后在距离他的脸和床上人的脸只有几公分的时候他停下了。

因为床上的人睁开了眼。

他还没来及叫出声,一阵天旋地转,他的后背感受到了床垫柔软的触感。

他被压在了床上。

“我亲爱的王子,我等你很久了。”压在他身上的“睡美人”低沉的声音传来。

男的?!!!!!

 

红毛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宫殿里,当然这个宫殿不是自己的,看起来比自己的要——好吧,比自己的要好看那么一点点。

然后他看到了丝绒沙发上黑头发的男人。

“醒了?”黑发男人出了声。

红毛此刻的表情活像吞了一只苍蝇。

自己现在到底在哪里从现在的状况看起来他是安全的可是自己不是去救睡美人了吗,顺便为什么说好的睡美人变成了男的而且他看起来有些莫名的眼熟?

红毛盯着黑发的男人不说话。

“我叫贺天,是赤国邻国的王子”黑发的男人走到床边,“不知道什么原因,你冲进了我建在森林里的城堡中,打扰了我的午睡后,在我面前晕了过去”

自称贺天的男人有一双明亮好看的眼睛,他坐在红毛床边的丝绒圆椅上继续开口,“我的属下认出了你是赤国的小王子,但是我的随从告诉我你大概是过于劳累外加受到惊吓而短暂昏迷,可你又只是一个人,所以我只好将你先接回我的国家,我已经派人去告诉了赤国的国王,让他不必担心你的安危。”

红毛听贺天解释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听的目瞪口呆,“谢、谢谢,我想我该回去了,呃这两天打扰了,我不是故意冲进你的城堡的,我没有恶意,真的。”

贺天听到红毛磕磕绊绊的解释,冲他笑了笑,“我知道。没有人会蠢到只身一人不带武器就往别人家里冲,我想你是迷路了?”

“呃,是的,我有些,嗯我就是想看看我们国家有多大,没想到找不到路了”红毛觉得自己的脸一定红得厉害。倒不是因为贺天对他的揶揄,而是眼前这个人笑起来也太他妈好看了。

贺天凑近红毛的脸,“你看起来有些发烧?我不建议你现在就动身回去,在我这里休息几日吧,我会将情况仔细汇报给你的父王和王兄,等你身体好一些,我再派人送你回去”

“啊、好、好的”红毛干巴巴的回应。太近了,他觉得大脑有些缺氧,脑子转不过弯儿来。所以他才忘了自己一个从不踏出城堡,甚至自己的子民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的人,邻国的下属又怎么会认得他。

 

两个月后。

“我要回家”红毛第三十二次重复这句话。

贺天从背后拦着他的腰,“别闹,聘书我已经叫人送去你父王那里了,下个月我跟你一起回去。”

红毛侧身躺在床上,他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身后的人轻轻啄着他露在被子外面的肩膀。

“联姻这种事你想都别想”他腰酸的厉害,“除非你保证以后节制一点。”

“好,都听你的”贺天顺从的答应了他的话。

可是红毛却感到熟悉的坚硬有抵到了他的屁股上。

“我要回家”他第三十三次重复。

 

End.

 

番外1

“赤国的王宫跟我们的风格完全不一样呢”见一左顾右盼的冲贺天嚷嚷“回头让父王也建一个这种喷泉”

贺天没理他,而是盯着远方一处草地一动不动。

“你看什么呢?”见一顺着他看去。“哦,我听父王说,他是赤国的小儿子,生下来的时候就一头红发,因为这个原因他好像挺敏感的,一直在城堡里不愿意出去。”

“他是赤国的小王子?”

“对啊,怎么了?”

“没什么”

“真的么?贺天你的眼睛都快贴人家身上去了”

“闭嘴。”

 

番外二

“是在下的理解力不行吗”串珠摸着手上的珠子,“冰国的大王子你要追我的弟弟?”

贺天脸上的笑容一点没变,“如果不是经过深思熟虑我不会这样直接来找你”

“我弟弟的感情我可左右不了。”

“我以神的名义起誓,他也会喜欢我,并且我会好好对他,绝不辜负。”

“这不是怎么对他的问题”

“如果我们在一起了,两国将可以联姻,两国的经贸通道可以打开,希望殿下可以好好考虑。”

“……说说你的计划。”

“首先,需要帮我在你们国家散播一个谣言。”

 

 

番外三

“你要追别人关我什么事儿!我不去,我好要和展希希练剑呢”见一嘟着嘴果断的拒绝了贺天。

“你去,我就不让父王远调你的侍卫展正希去镇守边境,更不会告诉父王上回我在早上去找你看到你们睡一起的事情。如果你不去,展正希明天就该动身了”

“贺天你过分了!”

“这样跟你的兄长说话你也挺过分的。我去找父王谈谈。”

“等等等等等!先说好,就这一次!”

 

 

番外四

贺天八岁的时候,跟着父王拜访了邻国的赤国。

他趁着父王不注意,从饭桌上溜了出来。

赤国的空气很新鲜,城堡的花园里开满了各种花。这和他的城堡不一样,父亲不喜欢花里胡哨的东西,尤其在母亲过世以后。

他在花园里追着蝴蝶跑的时候,不小心扭伤了脚,他疼的动不了,可是一滴眼泪也没掉。父王不喜欢他哭。

他坐在花园边捂着脚踝,然后看到一个比他小一点的男孩子探头探脑的往他这里看。

贺天一下子就被他吸引住了——他有一头跟别人不一样的,耀眼的红头发。

比他刚才看见的蝴蝶好看一千倍。

“你是这里花匠的孩子吗”贺天向那边打了招呼,他见过赤国的王子,不是眼前这个人的样子,可一般人又不会出现在后花园里,于是他大胆的推测。

红头发的男孩犹豫了一下,然后朝他走过来,“你受伤了?”他奶声奶气的询问贺天,贺天觉得他的声音比王宫里的奶糖还甜。

“没事的,不疼。”贺天冲他裂了一嘴白牙。

“我去找东西给你包扎”说完红发的小男孩磕磕绊绊的往回跑去。

 

“好了!”红发的男孩小心翼翼的将纱布缠在贺天的脚踝处,并在那里绑了个歪七八钮的蝴蝶结。

贺天摸着白色的蝴蝶结,“谢谢,我母亲过失以后,就没人给我缠过蝴蝶结啦。你叫什么名字?”

红发的男孩张了张嘴,“你叫我红毛吧。”

“我叫贺天。你的头发真好看!”

“真的吗?”红毛的眼睛亮了起来,“我、我以为你会害怕我。”他捏了捏自己的衣角。

“真的!我以后可以娶你吗?我母亲告诉我,我父王就是因为喜欢她才娶的她”

“不、不行吧,我得先问一下我哥哥”

“那我可以先亲一下你吗?我父王就曾经经常亲我母亲。等你问过你哥哥了,我再娶你,可以吗?”

“那好吧,你轻一点哦。”

“嗯!”

 

小贺天跟着父亲回去的那天傍晚,他端坐在马车上问他的父王,“父王,我可以迎娶花匠的孩子做我的妻子吗?”

他的父王低头看着他,“如果你足够强大那就可以,贺天。”

小贺天摸了摸自己的嘴唇,他想起最后匆匆离开的红发男孩。

一定要变强大,他在心里默默地下定决心。



真end.


以为暑假会闲一点的我真是太天真了……


评论 ( 40 )
热度 ( 337 )

© 菜菜一颗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