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红】别动老子尾巴

之前 @tic-不管不管毛毛是我的 大大画过一只小老虎毛毛,超级可爱,所以配了一个小甜饼给这个毛毛,希望露娜喜欢!

小老虎毛毛戳这里

一发完

一个虎妖和阴阳师的故事

cp:贺红,微哥串

串红友谊向,纯好基友

带哥哥和串珠玩儿,因为之前看圈里有小伙伴提过串珠和哥哥的衣服一样,认为他们是一路人,非常带感啊!

 

发了好几遍发不出去,好不容易发出去还被吞,这遍首页要还是显示不出来真的就明天再说了,心累

 

刚下过一场雨,空气潮湿的厉害,贺天注意着脚下的树枝,用脚尖小心的探着路。

地面都是湿的,黄泥沾上了他的鞋底,他皱了皱眉,但是也没办法,森林里就这样,避免不了的。

他走到一个略空旷的地方停下来,眼前是一颗粗壮的大树,树干大概有两个成年人的胳膊环成圈那么粗。

贺天走过去靠在树干上,大树枝叶茂密,树底下倒没被淋湿多少。从兜里摸出了一包烟,他不紧不慢的点了一支,眼神随意的打量着四周。

他已经相当熟悉周围的环境了,这不是他第一次来这里。

“森林里不许抽烟!”一个凶巴巴的声音在他上方想起,带着青春期的男孩子特有的沙哑。

“下雨了,没事”贺天散漫的回着话,眼神跟着上方从树荫里飞出的鸟群“你还要在上面待多久?”

贺天的头顶上传来了树叶“沙沙沙”的晃动声。

随即有人从靠近地面一些的树干上跳了下来。

“东西呢?”

“真是一点也不客气”贺天将手里打包精致的食品盒扔给对方。

对方接过盒子立马打开,从里面摸出一个三明治,刚要一口咬下去,又忽然停下来“如果这会你再放了芥木在里面我就咬死你!”

“芥末”贺天好心的提醒,“放心快吃吧。”

对面的人哼了一声然后开始狼吞虎咽。

“毛毛”贺天突然开口,“我……”

“说了我叫莫关山!”

“好,莫关山”贺天改了口,“我需要跟你商量个事”

“怎么?”莫关山头顶的两只虎耳一听这个话立马竖起来,他习惯性的拧起眉头,鼓着嘴巴问,“你不会不给我吃这个了吧?”他说着这个话,抓紧了手里的三明治。

“不是。”贺天因为他动起来的耳朵挑了挑眉毛,“我这边的工作处理完了,现在需要回去,回城市去。”

“回你家?”

“对,但是我走了以后没人照顾你的腿伤,我有点不放心”

“我以后不能吃这个了?”莫关山的眉拧的更紧了。

“这不是重点”贺天保持着良好的耐心,“你腿上的毒素还没清理干净,但是我不回家去也不行,所以我想带你回去。”

“那得把耳朵和尾巴收进去”

“每天只要维持几个小时的人形就可以,对你来说不难。”

“可是很难受啊!”莫关山说着晃了晃他身后的虎尾。

“我见过只活了几百年的狐狸都能轻易做到,你一只快一千岁的老虎做不到?”

“成长时间不一样,我还很年轻的!谁跟那些臭狐狸一样了”莫关山的眉毛还是没松开“我不想去人多的地方,你们的衣服穿着不舒服。”

贺天看着莫关山身上的虎纹小马甲,“你穿这个回去没问题,但是每天必须要洗澡。”

“我就知道,不去。”莫关山攥着手里的三明治,“我先回去了,就此别过吧”他晃着尾巴转身就要走。

“那条大黑蟒还没死,你肯定是斗不过他的,要不是我当时救了你,你早就被他吃了”贺天的声音悠悠的在后方想起,“不过也算是我们俩一起重伤了他,我走了以后,你腿伤又没好,如果他来找你报仇,你觉得你活下来的几率有多少?”

莫关山的脚步顿了顿,“切,蛇立回来以后我们就去收拾他,那臭蛇就是看我一个人才来抢地盘”

“那也得有命活到他回来。”

莫关山停下了脚步。

“还是你不相信我?或者其实你怕我?”贺天声音里带着嘲笑的意味

“我怕个屁”莫关山尾巴一甩,转过身来,“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我跟你回去,不过你要是敢有什么虚招子,我就吃了你!”

“好。”

 

贺天洗完澡出来,吃惊的看着做了一桌子饭菜的莫关山,愣了半会儿才发出声音,“意料之外……”

“你不是很久没回来了?怎么家里还有新鲜的蔬菜”莫关山没看他,摇着他的虎尾往餐桌上置放碗碟。

“每天家里会有人来打扫,也会更新冰箱里的东西,我回家的日子不固定,他们给我备着”

“你比我想象中的有钱”

“你也比我想象的……能干?你怎么会用这些的?”

从大兴安岭一路舟车劳顿回到自己家,路途遥远,莫关山却没表现出什么不适应,这贺天能理解,莫关山作为一只已经能化成人形的妖兽,不可能对人类世界毫无接触。

当初自己救了莫关山时,他对自己身上带的任何现代设施没表现出来一丝好奇,对人类生活也仅是觉得无聊而不是惊讶。

而在平时的聊天中贺天了解到莫关山有个伙伴,名叫蛇立,年龄和能力都比莫关山大很多,常年不待在深山中,不知去向哪里,似乎是一直在和人类打交道,不过莫关山既然跟他关系亲密,那自然不可能对外面的世界毫不知情。

可是莫关山会做饭还是让贺天觉得意外。

“早些年陪蛇立出来生活过一段时间,他每天不知道忙什么,我一个人在家没事儿干,就照着书上的学了。”

莫关山识字,贺天知道的,就他自己说的字儿也是蛇立教他认的。

“除了学做饭你还干些什么?”贺天就近夹了一块炖牛腩,好吃的眯了眯眼,他口齿不清的问。

“没什么事儿干,也出去转悠过,但是那会儿对很多东西都不清楚,常常冒犯别人,后来就不愿意出去了。”

贺天点了点头,“明天开始我也有事情要处理,你待在家里就别出去了。吃完饭给你的小腿上药。”

“你是干什么的?”莫关山挑着盘子里的肉,完美避开所有的蔬菜。

“社会治安维护者”

“得了吧,又是这套,老子不信”

“不信你还跟着我回家?”

“正常人类敢进那么深的山?一路上没死就算了,还能跟我一起吊打那臭蛇,而且你不怕我,对我这个形态见怪不怪,我原本以为你跟我们是一样的”

“那又怎么觉得不是了?”

“能闻出来”莫关山咬着筷子“所以你是什么?我能感觉出来你对我没有恶意,但我不觉得你是个好人”

“知道我对你没恶意就行了,快吃饭。”

“那你他妈的是为了什么?让我帮你干活儿?我可不想沾上人血,对我的修为不好。”

“不是,看你长得好看”贺天手上动作没停的往嘴里送着饭,但动作还是慢条斯理,中间抽空对莫关山扯了一个笑脸。

“你知道吗?每次你这种笑脸,都让我他妈的觉得非常不舒服,看起来阴险的很”

“眼光不错。”

“你明明很有钱,怎么感觉几十年没吃过饭了一样?别噎死你”

“工作性质问题,常年吃不上人做的饭”

“你不是有保洁员吗?让她们给你做不就行了”

“我在家的时候不喜欢有生人。”

“毛病”莫关山翻了一个白眼。

 

下午阳光正好,莫关山直直的趴在贺天家的阳台上晒太阳,尾巴在半空中慢悠悠的摇来摇去,他的兽耳没精打采的耷拉在头顶,隐藏在一头红发里。

很奇怪,从他会化人形开始,他的头发颜色就是红色的,不是普通人所有的黑色。一百多年前偶尔出山被人看见的时候还会被追着打,现在就好多了,他在街上见过比他头发颜色还夸张的人。

蛇立倒说这没什么,他说每只妖化成人形的时候头发颜色都不一样,像蛇立自己的就是白色。贺天刚救了自己时,天天红毛红毛的叫,烦的要死,后来他免为其难告诉了贺天自己的名字,贺天听了之后还笑了很久,莫关山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笑的。这个名字是他从书上选的,莫关山,多棒啊,莫就是不要的意思,他希望哺育自己生长的青山永远长存,有什么问题?不懂贺天的笑点在哪里。

想到贺天,红毛的尾巴也跟着耷拉下来了。

他的腿伤已经差不多痊愈,按道理他该回家了,按道理。

但现在他居然觉得跟贺天一起生活在这里也没什么不好,贺天也不是每天都很忙,闲下来的时候他会带莫关山出去玩儿。

他们玩儿遍了这个城市所有的游乐场,他第一次坐过山车的时候吓得差点变回原身去,多玩儿了几次他就上瘾了。

他们去了野生动物园,他和所有的动物打了招呼,莫关山知道自己不能因为心疼它们就把它们带回山里,那里不适合现在的它们生存。

他们看了电影,打了电玩儿,发现莫关山喜欢打游戏以后,贺天陪他一起买了很多游戏盘在家玩儿。

贺天看起来阴测测的一个人,但对自己是真的很好的,救了自己的命,帮自己疗伤,唯一的缺点就是事儿太多,每天必须洗澡这事儿真是能要了莫关山半条命,而且力气奇大,一般人肯定是打不过莫关山的,但贺天就能,在这些方面他从来不手软,在莫关山抵死不洗澡的那些日子里,没少吃贺天的拳头。 

莫关山翻了个身,面朝着天花板。

他想回家。他已经好久没自己抓兔子吃了,也很久没在草地里打过滚了。他的毛很好看,太阳照下来衬着橘红色和黑色的斑纹更加鲜艳,冬天下雪的时候他会和灰熊一起玩儿雪,蛇立嫌弃那些动物没有心智太蠢,可是莫关山很喜欢。

他想伸展开四肢在森林里跑一跑,他想念他温暖干燥的山洞。

可是他舍不得贺天,即使他自己不怎么愿意承认。

“哎”莫关山叹了一口气,晚上等贺天回来跟他商量一下吧,不回去也不行,蛇立如果回去找不到他会着急的。

 

这个想法在晚上因为和贺天打游戏太激动捏碎了一个游戏柄,得到贺天承诺第二天就去买一个新款以后,被莫关山抛到了九霄云外。

管他呢,反正蛇立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回去,和贺天躺在床上的莫关山心想。

贺天从背后搂着他,下巴搭在他乱糟糟的一头红毛上,莫关山动了动兽耳,他心里觉得痒痒的,像爪子来回抓,又觉得暖烘烘的,比冬天初升的太阳还暖。

他又往贺天的怀里缩了缩,满足的闭上了眼睛。

 

黑暗中,莫关山猛的睁开了眼睛,他视力很好,听力更是敏捷。

他看着眼前熟睡的贺天,竖起了自己兽耳。

然后他蹑手蹑脚的爬下了床,末了还小心翼翼的抽出了压在贺天腿下的虎尾。

他脚步很轻,很快移动到了厨房。

“蛇立?真的是你吗?”厨房的窗户大开着,莫关山看到有人蹲在橱柜上面,他有些兴奋,压低了声音问道,“你怎么找到我的?”

“前两天在外面看到了你了,一开始不确定”被叫做蛇立的人轻巧的从橱柜上跳下来,没发出一点声响,动作优雅的像一只猫,“跟上去看了看没想到真是你”

“那你怎么这个时间过来?”

“我来拯救你”蛇立面无表情,“你怎么跟人类混到一起去了?”

“他对我挺好的”

“那是因为你根本没见识到人类有多奸诈”蛇立用手指点了点莫关山的肩膀

“你也太小看我了”莫关山皱了皱眉,“你不也天天跟人类打交道么,家都不回”

蛇立翻了个白眼,“你知道跟你滚在一起的人是谁吗?”

“我们才没有滚在一起!”

“他是个阴阳师!”

“……”莫关山一脸的莫名,“我知道啊,从他那堆破铜烂铁我就猜出来了,每天出去也是处理这个城市里的脏东西吧,怎么了?”

“你一只虎妖,跟一个阴阳师每天睡在一起,你活腻歪了?”

“他救了我”莫关山摊了摊手,“他要是想杀我,一开始就不会救我了”

蛇立一手捂上眼睛,“你难道不知道有一句俗语叫养肥了猪再杀吗?”

“哪来的这句俗语?”

“别废话”蛇立一手拽住莫关山的胳膊,朝窗户走去“先回我那去再说,你跟那种人在一起我不放心”

还没等莫关山出口阻拦,蛇立又突然停下了,“不行,我还是杀了他比较好,这种人少一个对我们来说就算少了一种威胁”

“啥?”莫关山的尾巴都竖了起来,“不行,他又没伤害我,杀他干什么?”

“你下不了手?”蛇立有些急躁,“你身为肉食动物能不能有一点血性?从你小时候跟着那群兔子抢草吃的时候我就知道你长大就这点出息”

“能不能他妈的别再提这事儿了!”莫关山有点脸红,“这样,我先跟你走,但是你他妈的不能伤害……”

 

“啪”

莫关山话还没说完,厨房的灯亮了。

刚刚还在争吵的俩人“刷”的一起望向声源处,同时蛇立一把将莫关山拽向了身后,并用半个身子护住了莫关山。

“你怎么醒了?”莫关山先发出了声音。

贺天一手掏了掏耳朵,“吵那么大声想不醒都难。”

蛇立眯了眯眼睛,“你就是带走我弟的那个?”

贺天没理会蛇立,冲着莫关山开口,“毛毛,过来,那边危险。”

“不许叫我毛毛!”莫关山炸了毛,“我都说了我有名字!”

贺天挑了挑眉,又转向蛇立,“我在这你都敢大模大样的进来,胆子不小”

“呵”蛇立冷笑了一声,“我看你倒是挺眼熟的”

“是么”

“毛毛,这就是救你回来的人?”蛇立对莫关山说着话,眼睛却没离开贺天

“你他妈故意的是不是?老子有名字!”

“为了抓我专门把他从深山里接过来?”蛇立扯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难为你们了”

“你的老巢确实不好找”贺天靠在门框上,动作都没变一下。

蛇立冷笑了一声,

“不过今天既然来了,那就把东西还回来。”贺天站直了身体

“就我一个人完全不明白情况?你们认识?”红毛看向贺天,“什么东西?”

“他拿走了我家的阴阳镜”贺天扬了扬下巴

“卧槽你连那玩意儿都偷,你不要命了?”红毛惊讶的瞪着蛇立的后背

蛇立没回头,“切,是他自己看不住,不怪别人拿走了。”

“你自己很清楚,要不是他怕下手重让你死了,你能有命逃出来?”

“我可没让他放水”蛇立露出个阴沉沉的笑来。

“他抓你十几年了,我以为你早知道了,我哥这人什么都不好,唯一的优点就是怜香惜玉。”

“闭嘴!”

“你哥?”

蛇立和莫关山同时出声。

蛇立转身拽住莫关山再次往窗户那边走,“今天我们就先回去了,告诉你哥,阴阳镜就在我那,他要是想要就自己来拿,小爷我等着”

“能走得了当然随意”贺天沉沉的声音传来

“你什么意思?”蛇立咬着牙扭头看向贺天。

莫关山甩开蛇立,跳上窗户朝外探了探头,又跳返回来,“外面设了结界,应该是从你一进来就放上去了”,他冷着脸看着贺天。

钥匙转动的声音响起来。

蛇立警戒的朝门口望去。

莫关山看到一个男人开了门走了进来。

跟贺天眉目间很像,看起来比贺天成熟一些,头发是整个都背梳过去,眼神沉着,应该就是贺天的哥。

莫关山看着他走过来心里莫名的发毛,有些担忧的看向蛇立,没想到蛇立一脸的兴奋,恨不得把尾巴放出来摇来摇去。

真他妈丢脸。

莫关山嫌弃的翻了个白眼。

“这会躲的挺久”男人看着蛇立开了口。

蛇立舔了舔嘴唇,“你真是越来越弱了,没了那破镜子你活不下去是不是?”

“我除了抓你也是有别的正事要干的”

“这种话还是先抓到我再……”蛇立语调狂妄,然而说了一半突然没声了,像散了架似的向前跌去。

莫关山吓了一跳,向前要去扶,没想到贺天的哥哥快速上前扶住了蛇立,蛇立一头就栽进他的怀里。

“我来。”这是黑发的男人对莫关山说的第一句话。

莫关山有些尴尬的收回了手,看着他将突然就昏迷的蛇立抗在肩上。

“我先带他回去,今天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贺天小声的“切”了一声,摆了摆手,“以后这种事别来烦我”

“卧槽不行!”

贺天眼疾手快的拦下挑起来的莫关山,“我哥要是真想怎么着他,他早死几百回了,而且你也看出来了,他自己也对我哥没恶意,你不用担心。”

莫关山看着黑头发的男人就这么扛着蛇立消失在家门口,他扭头一把甩开贺天抓着他的手,“别他妈碰我,我跟你很熟吗?”

“起码让我解释一下”

“我就给你一分钟”莫关山伸出一个食指,恶狠狠地对贺天说,“超了这个时间你要是说不清楚,我就吃了你”

贺天没忍住笑了出来,被莫关山一瞪又收了回去。

“我一开始去哪里,是真的为了找蛇立,可我不知道你在那,救你也是巧合,你朝那条蛇扑上去之前,看了我一眼,我多少被震住了,挺有不服输的劲儿的,身上的花斑也漂亮,我觉得让你死了太可惜”

莫关山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你会化人形倒是让我有些意外,虽然耳朵和尾巴收进去要费点力”

“你再说一遍?”

“但是还是很厉害”贺天看着莫关山的反应几乎要笑出来,“获得你的信任很难,我半辈子的耐心几乎都用在你身上了。我那时候边跟你相处,边在森林里找蛇立的踪迹,基本确定他不在森林里的时候,我打算回去,那时候我已经想带着你回去了。准备开始最后一遍搜寻的时候,我才得知你跟蛇立是认识的”

“你没告诉我你在找他”

“我如果告诉你了你怎么可能还跟我回来?”贺天向前一步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隐瞒是我的不对,但不想让你离开我也是真的。”

莫关山的兽耳动了动。

贺天看在眼里,但没说出来,“蛇立跟我哥的事儿我不想管,但是他拿走了阴阳镜,我哥惯着他又下不去手,我得想想办法才行。所以我带你出去时漏了点痕迹给他,他顺着就找了过来。”

“你利用老子?”

“是我的错,可我没想过伤害你,这是伤害性最小的一种方法了,既不会伤害你们,也能最快拿回阴阳镜,我知道他很看重你。再说如果是在我家里的话,我也更能保证你的安全。”

莫关上拧起眉头要说话。

贺天抢在他前面安抚道,“我知道,我知道你能保护你自己,我没怀疑过你的能力,你活得时间比我久多了。但这是一种本能,人面对自己喜欢的人时的本能”

“老子又不是人”

“不,你等等,你说啥?”莫关山的脸肉眼可见的红起来,他的尾巴不安分的在后面晃来晃去,“你……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有什么不好理解地方?我在跟你表白”

“那你是要跟我交配吗?”莫关的脸又红了一个度,他结结巴巴的说道,“我看人们表白了都要……我、我不知道我这个年龄在人类里面能不能交配,我还没成人形的时候倒是跟母老虎交配过,可我没跟人类试过,我我我不知道行不行……”

贺天一把将他抱起放在橱柜上,咬上他的耳朵,“那就现在试试”

“别咬耳朵!”

“操,贺天让你别咬耳朵!妈的也别动老子尾巴!”

“我们他妈的不这么交配!”

 

“可是人类就是这样交配的。”

 

END.

 蛇立的原型设定是猞猁,也就是山猫,之前看小伙伴提过觉得很合适hhhhh

 

 

 

 

 

 

评论 ( 48 )
热度 ( 511 )

© 菜菜一颗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