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菜一颗糖

美攻永远是世界的宝藏

【贺红】小姐,上车吗?

 @丸子吃不到樱桃 之前丸子点的男扮女装相亲梗

希望丸子不嫌弃!【满地打滚

私设孙璟和毛毛是好基友关系,很铁很铁的那种

一发完小甜饼啦~

 

 

莫关山不自在的拽了拽身上的牛仔外套,微长的刘海有些遮住了眼睛,他微微整理了下头发,低着头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牛仔外套是女士的,黑色的高领毛衣领口松松垮垮的堆在脖子处,搭配的黑色裤子也是紧身的,穿的马丁靴偏中性化,加上一头红长发,莫关山看起来像一个身材高挑的中性风女性。

身边有服务员来来往往,莫关山扫了眼手腕上的手表,两点五十五分。

再过五分中他的相亲对象就要来了。

虽然孙璟跟他强调要在约定时间过五分钟后在到达才是最好的,但他还是提前来了——为了缓解他的紧张。

 

一个大男人穿着女装去相亲活像一个变态!莫关山对孙璟表达过他的不满。

可是孙璟不以为意,“这个男的各方面都很优秀,我妈把他夸得天花乱坠,说是刚回国,她朋友的儿子,实在推不掉”

“你妈给你的相亲,你他妈让我去?”

“我真不能去,秋瞳会生气的”

“那就推掉,跟你妈说你不想去”

“那样我妈会生气的,我妈对他很满意,我要不去她估计不让我进家门”

“你让我去?我一个男的?”

“谁让你欠我一个人情呢”孙璟说这个话的时候手上还拿着几款假发作对比,“再说你也不算完全的直男吧?高中听你说有过一个男朋友?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那不是男朋友,炮友,炮友而已你懂吗”莫关山看着孙璟手上的假发一阵恶寒。

他是欠孙璟一个人情没错,可是他没想过用这种方式来偿还——扮女装替孙璟去相亲。

“那就替我推了,随便找个理由把他甩了就行”孙璟满不在乎的说,“就这个吧,还是红色的头发适合你,我们现在再去买衣服”

“为什么非得是我?你他妈就不能找个女生?”

“都说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再说找女生容易出岔子,相比下来你更靠谱,就这一次,算我拜托你了”

“可是我跟你照片也相差太多了!”

“P图软件横行的年代谁还真把照骗当回事,你别磨叽了,到时候你随便找个理由撤就行了,我相信你”

这就是莫关山现在坐在这个咖啡馆的原因——一个五好男青年被自己好朋友坑到男扮女装替她相亲。

莫关山五官精致,扮起女装来居然意外的顺眼,连孙璟一开始也被他惊艳到。

可他在到达咖啡厅的那一瞬间开始后悔,孙璟异想天开惯了,自己也跟着她胡来,这根本就是一说话就会暴露的事情!到时候对方认为自己是个变态怎么办?而且让孙璟的妈妈知道了绝对是两个人都要挨批的。

但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用,他已经答应了孙璟就不能临阵脱逃。等对方到了以后随便两句话打发了就赶紧撤吧,想着莫关山又抬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

“抱歉,久等了”

身边突然想起低沉的男声吓了莫关山一跳,他抬起头本能的回复,“不,是我提前到了。”

在看清对方的长相的时候他愣住了。

站在他旁边的人西装剪裁得体,领带打得一丝不苟,双目狭长,鼻梁挺拔,帅是真帅。

然而莫关山此刻只有一个念头,这个世界真他妈的小,不是冤家不聚头,我他妈还是现在就跑吧……

努力压制住抬腿就走的冲动,莫关山安慰自己没准他现在这个样子对方也认不出来。

对方看他的反应挑了挑眉,“请问是孙小姐么?”

莫关山眨了眨眼,又立马点了点头。

“我是贺天”对方在得到肯定的回答以后松了口气,“孙小姐和照片上看起来不太一样,我以为我认错人了”

莫关山又摇了摇头。

贺天冲他温柔的一笑,“比照片要好看很多”

莫关山用力扯出一个微笑,心里白眼早就翻了天。

这就是孙璟妈妈极力推荐的“优秀人才”?

他认识贺天,他们是高中同学,他们有过一段时间的炮友经历。

这一句话就能充分说明莫关山要比别人更了解贺天是什么人,简单概括下,虚伪阴险,衣冠禽兽。

莫关山不否认贺天作为床伴来说再合适不过,但如果是正经的寻找交往对象,还是离这种人远一点比较好,首先你没法从对方那张一向掩饰情绪掩饰的很好的人皮面具上看出他真正的喜怒哀乐,说的话只能信三分,并且占有欲极强,做事不收周围环境影响,莫关山回想他们做炮友那段时间,几乎没什么事影响过贺天的情绪。

高中毕业以后莫关山单方面宣布结束两人近一年的炮友关系,去别的城市读大学,贺天之后也选择出国,两人多年没再联系过。

说到两人的炮友关系,起于没钱的莫关山被贺天找去做他的家政,本来只是简单地做饭和一些基本的家务,不知道怎么做着做着就做到床上去了。

莫关山一直琢磨不透贺天的想法,所以面对这段关系他一直告诫自己不能认真。他和贺天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贺天需要家政,他需要钱,贺天想找炮友,正好他也有所需求。

现在莫关山心里开始有些庆幸,还好今天坐在这里的是他,如果今天顶替孙璟来相亲的是别的女生,那就又有一出羊入虎口的悲剧了。

“喝点什么?”贺天操着他的低音炮又开口了,“或者我帮你看看?”

莫关山细着嗓子“嗯”了一声

贺天随即一脸关切,“怎么了?身体不舒服么?”

“感冒了,嗓子发炎”莫关山回了一个抱歉的笑,心里琢磨着贺天不喜欢的类型,他了解贺天什么样子,好好“表现”一下的话,贺天回去就不会再联系孙璟了。他是打定主意替孙璟处理掉这个麻烦了。

“要紧吗?需不需要我先送你回去?身体重要”

莫关山看着眉头微皱的贺天,心里感叹不见面的这些年贺天真是把衣冠禽兽这四个字渗透在了骨子里。

“我没事,小感冒而已”

“还是打扰到你了”贺天抱歉的一笑,“不知道你身体不舒服,是我考虑不周了”

“呃,没事,你也不知道我这时候感冒”莫关山低了低头,尽量让头发遮着自己的脸,他翘起二郎腿,驼着背松松垮垮的将身体靠在桌子上。

贺天点了点头,没再说话开始点单。

 

随后的四十分钟里,莫关山尖着嗓子将自己认识的女性全部评头论足了一遍,期间将瓷杯里的红茶喝了个底朝天,每喝一口都伴随着超大的“哧溜”声。他嘲笑路人的穿着品位,三句话离不开一个钱字,对服务员恶语相向,最后他坐没坐相的趴在桌子上问贺天,“你家真那么有钱?那你给我买个包怎么样?”

“自然没有问题,只是不知道孙小姐的喜好”贺天眯着眼睛勾着嘴角,“有机会亲自带孙小姐去挑选吧,今天先去看场电影怎么样?”

“啊?”莫关山愣了愣,按道理贺天该找个合适的理由走人了才对,他啃啃巴巴的开始推脱,“呃我身体、我感冒了,今天就先算了,下次再说吧”

“那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莫关山被贺天这个明显对他感兴趣并且打算继续发展下去的态度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即使多年不见,莫关山也不相信贺天会喜欢他今天所表现的这类女生的,他习惯性地抬手摸了把自己的头发,“那什么,还是回聊,我还有事,我得先走了”莫关山开始考虑贺天已经认出他来了的这个可能性。

“孙小姐对今天的见面有不满意的地方吗?”贺天歪了歪头,“是不是我有什么地方冒犯了?”

“没、不,我真有事,就先走了”莫关山站起身来,“你有我联系方式的吧?我们回头再联系”

道过别莫关山急匆匆的从咖啡厅出来,冬日里即使阳光照得正好,外面的冷空气还是让他打了个冷颤,他拽了拽深色牛仔牛仔外套的衣领,在街上寻找空的出租车。

他只想赶紧回家先把衣服换了,他不知道贺天有没有认出他来,可是回想他在咖啡厅向贺天唾沫横飞的吐槽他随便捏造的“自己的”闺蜜时,贺天脸上那抹说不清的微笑,莫关山就觉得一股凉气在心底化开。

高中毕业莫关山很直接的告诉贺天要结束这段炮友关系时,贺天的回答莫关山已经记不清楚了,只记得贺天当时很生气,他脸上没有表情,仅仅沉着声音问自己知不知道在说什么。

贺天就这样,莫关山知道,他真正生气的时候是不会把情绪搬到脸上的。

“你没必要因为是我先提的以后不跟你上床就生气,收收你的控制欲,再说以后不在一起上学,我们的关系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莫关山当时冲贺天扔完这句话就走了,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他会感到心虚,可他又不敢让自己去细想。贺天游戏感情,关于他的任何事情都不能当真,更不能细想。

莫关山觉得当时自己的考虑没有错,他总不能一辈子给贺天当家政吧,更何况炮友这种关系,都不在一个地方了还怎么维持?就算是他当时强行断了自己和贺天的联系,贺天也不是非他不可不是?找家政找炮友,对贺天来说算不上什么问题。

 

路上看不到空车,莫关山边走边找,他从兜里拿出手机,准备给孙璟汇报一下这边的情况。

一辆车就停在了自己身边。

“孙小姐”前座的车窗摇了下来,“天气冷,还是我送你吧”贺天在车内探着头对他说。

“不……”

“你不敢?”莫关山话还没说完就被贺天打断,贺天轻笑着“上来吧,我不是坏人”

莫关山忍下冲贺天竖中指的冲动,拉开车门上了车。

他报了一串地址给贺天以后不再说话,贺天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他聊着一些无痛不痒的话题,他根本就不想搭理,撇过头去看着窗外倒退的风景,他还是猜不出贺天到底认出他没有。

 

“这不是回我家的路”不知过了多久,莫关山突然出声打破了车内的安静。

“当然”贺天扭头朝他勾了勾唇角,“孙小姐身体不舒服,我想起来我家有医药箱,正好带你过去先给你拿些药”

“我自己家有”

“我有私人医生,让他给你看看我好放心”

“贺天你他妈别过分了!”莫关山莫名的有些生气

“孙小姐可要注意嗓子,这声音粗的都让我以为孙小姐是个男的了”

莫关山紧盯着贺天,最后嘟囔了句“妈的”

“从什么时候看出来的?”

“孙小姐在说什么我可听不懂”

“别他妈装蒜,玩儿我有意思?”

贺天听到这笑出了声,他一手握着方向盘,目光没从前方移开,“怎么看都是我被玩儿的那一个吧?说好的相亲对象从女生变成了男人,孙小姐你可要负责,还是我该叫你莫小姐?”

“你他妈停车,我要下去。”

“前面就到我家里,好久不见了,聊聊”

“我要是不呢?”

“当时走的挺干脆,把什么联系方式都换了一声不吭就断了所有联系,你觉得你现在还能跟我说不么?”

莫关山冷哼了一声,“别把你的想法强加给别人”

贺天捏紧了方向盘,没再说话,车内又恢复了之前的安静。

 

车稳稳地在停车场停下来,贺天扭头看向莫关山,“别耍花招,乖乖跟我上去,我不想好不容易才见面还要跟你动手”

莫关山咬了咬牙,“说好,我就待半个小时”

“够了,走吧”

 

贺天从电梯的镜子里看着拧着眉头的莫关山,嘴角扬了扬。

在咖啡厅时他一眼就认出了莫关山,说自己不吃惊是不可能的,但当时很快被莫关山当时的形象吸引了,多年不见,他还是一把就抓住贺天所有的注意力。

说来这段感情中,贺天认为自己多少算是个受伤者。高三那段时间,他认为他和莫关山的交往过程里没什么大问题发生,两人近一年相处的都很愉快,结果到头来莫关山给他甩下一句“炮友关系到此结束”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连联系方式都找不到,而加上贺天当时确实要按着家里的意思出国读书,他只得先放下这件事情,等以后回来了再说,他就这样被迫分手。

和莫关山的再会是在贺天的计划之中的,但他没料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如此的机缘切合。

他刚回国,母亲就给他安排这次相亲,他是不想来的,可是耐不住家里一个接一个的电话催促,最后只能想草草应付过去就算了,没想到居然遇见了莫关山。不过既然机会就在眼前,贺天是绝不可能再让它白白流走的。

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莫关山跟在贺天的身后还面无表情,等进了他家之后他还是忍不住瞪了瞪眼睛。

“你这房子,装饰怎么跟高中的时候一模一样?”

贺天换了鞋径直走进去,“熟悉么?”

莫关山随手拉上门也走了进去,“你果然是个变态,这种装修风格都能忍受这么多年”

“有你就能忍受”

莫关山翻了个白眼,一把将头上的假发拽下来扔在仅有一张的沙发上。

“你长头发挺好看的”贺天看了他一眼往厨房走去。

“哦”莫关山顺手又开始脱外套,脱到一半才反应过来这不是他家,更不是他跟贺天高中时住的那间屋子,他有些尴尬的又把衣服穿起来。

“要聊什么你快点”

“晚饭想吃什么?我这里有些菜,你看能不能做”贺天从厨房里探出脑袋来。

“你他妈的…我回去了!”

“你走不掉的,我们都保存体力不好么,现在在我家,我可不负责一会儿我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贺天翻着塑料袋的声音从厨房传来,“过来帮我洗菜”

看莫关山阴着一张脸站在厨房门口的时候,贺天没忍住抬手捏了捏他的脸颊,“只是陪我吃顿饭,又没让你干什么,再说是你们欺骗我在先,如果我现在告诉我母亲,今天来的相亲对象是个男的,你觉得孙璟会怎么样呢?”

莫关山一把拍开贺天的手,“有事儿说事儿,别动手动脚”他低着头走到水台处翻看袋子里的蔬菜,以此来掩饰自己的脸红。

下一秒天旋地转,他被贺天一把抱起放在橱柜台上,贺天一手按住莫关山身后的墙壁,将他禁锢在自己的臂弯间,“看来你对动手动脚这四个词还存在一些误解,作为你的前任,我有必要让你对这四个字重新认识一下”

“什么前任?”莫关山一脸迷茫

“你认真的?”

莫关山瞪着眼睛看着贺天,随后表情开始变得微妙,“你管我们高中时候的那个……叫交往?”

莫关山看着贺天明显阴沉下来的脸语无伦次,“不,可是我们没说过在一起啊”

“在我之前你还跟没在交往状态下的人上过床?”

“那倒没有,除了你……”

“所以,我们周末一起大扫除,一起打球,你帮我做饭,我们一起打游戏,一起购物,买游戏机……”

“不都是家政的服务范畴?”

贺天不说话了。

“你他妈高中那个样子谁敢对你认真?再说哪对恋人交往以后一方还定期给另一方钱?”莫关山看着贺天

贺天退了一步,抬手揉了揉眉心,“我看起来像是随便带人回家过夜的人?”

莫关山点了点头。

“你高中家里缺钱,我不给你谁给你?万一你又去找那个叫什么舍利的怎么办?”

“蛇立”莫关山纠正道,“你每次给我钱的时候都一副公事公办的嘴脸,谁能想到你怎么想的?”

“还不是为了照顾你敏感的自尊心”贺天感觉有些无力,“所以,从始至终,只有我一个人认为我们当时在交往”

“理论上来说,是这样”莫关山晃了晃自己的腿,好跟贺天拉开一点距离。

贺天看着他的动作,猛地扑上去,用双臂环住莫关山的脖子,一手按住他的后脑,“那现在可以么?我回国了,你工作也算稳定下来了?那就重新交往”

“啥?”

“我不相信你对我没感觉”

“那你他妈的还真是想多了”

“除了我你跟别的男人上过床吗?”

“没有……”

“我去拿润滑油”

“不等一下……我先去洗澡”

“一起洗。”

 

 

END.

 

好想写个BE哦,很虐很虐的那种

 

 

 

 

 

 

 

评论 ( 97 )
热度 ( 1782 )

© 菜菜一颗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