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菜一颗糖

美攻永远是世界的宝藏

【贺红/民国梗】风云民国05

贺天望向床上的红毛,,红色的头发在黄色的的灯光下显得不似平日里张扬,眉头也不再紧紧拧起,皮肤有些糙,常年在军队生活这是难以避免的,可身上那看着就结实的腱子肉让贺天移不开眼睛。

红毛侧身背对贺天睡着,即使被子在上面覆盖着也依旧看得出他翘实的臀型和修长的腿。这是经过炮火洗礼的身体,贺天的眼神在红毛的腹部与股间徘徊。

贺天知道红毛要在两个月前。

那天他不情不愿的被见一拖去他们家的赌坊,贺天不是很喜欢去赌坊这样的地方,除了必要的交际,他很少沾染这些东西,赌和毒控制人的欲望,贺天对这些东西向来不屑。

但耐不住一起长大的见一软磨硬泡,说是这别墅赌坊是展家的小公子开的,为了向家里证明自己不是吃干饭的软蛋,展家公子信誓旦旦要自己赚钱,新场开张,需要人捧场,见一狗腿的跑上前去献殷勤,东拉西凑发挥自己人脉圈的最大作用,硬是让展公子的赌坊日日满场,看起来还真想那么回事儿。

贺天对此不报什么看法,换平时他和见一姑娘玩多了找找兔子也就算了,总归是为了玩儿,自己舒服了就行,男的女的都无所谓。

可是这展公子,那是说碰就碰的么,先不说展家本来就在天津卫势大,不输见一家里,展正希作为家里的独子,那是全家上下都宠,再者,展正希那是出了名的心气高,不常出入风月场地,家教也是一等一的好,见一好玩儿,光是捧的小旦就不知道多少个,他给展正希献殷勤,人家不见得收,再退一步,即使见一搞定了展正希,见一家里也不会同意,平日见一和那些兔子瞎闹家里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真要是跟展家儿子发生点什么,见一的父亲也不会轻易饶过他。

可贺天也觉得见一是着实喜欢展正希,那个蹦跶劲儿,他们认识十几年也没见他对谁这样上心过,能帮一把是一把,给他个面子,就天天跟着见一给展正希捧场。

不出意料的,那天一到赌坊见一立马撇下他们往展正希身边凑,余下被见一拽来的人自己开了牌桌,贺天兴致缺缺,打了两把牌便说要出去透风,点了根烟散漫的踱到赌坊门口。

展正希很会挑位置,赌坊处在法租界地段最好的别墅区里,治安很好,称是赌坊,地位不够的人也是进不来的,小小的洋楼坐落在别墅区的深处,这里足够安静也不会被轻易打扰,打牌谈生意做交易都合适不过。贺漫不经心的走在水泥路上欣赏这别墅区的园林艺术顺便称赞下展正希的眼光,就听见了前方拐角处的动静。

“哟,这是谁找你们来的,你这头发看着很不错嘛。不过你今天敢在这儿动了我,明儿我就能把你身上的毛都剃了挂梨香园门口你信不信?”

熟悉的油腔滑调从前方传来,贺天认得这声音,是余家老二余殿成,余家家大业大,加上他大哥出息,余二在天津卫无法无天惯了,见一跟他关系不错,自己为了应酬跟他也有些来往,今天他也是被见一拉来捧展正希场。

顺着声音贺天加快了脚步。很明显余二这是被仇家堵了,按理这事儿贺天用不着管,可是今天被贺天撞了个正着,再者这是展正希的地儿,余二出了事儿余家的人难免不着展正希麻烦,就当帮了见一一把吧。

贺天一转身就被眼前的的一幕生生止住了脚步。

围住余二的只有三个人,领头的人表情阴郁,路灯下贺天看清他一头短发不同于自己的黑色,在橘色的灯光下显得暗红又莫名鲜艳。

没等贺天看清红头发的五官,就见他突然出手,一记勾拳打向余二。

贺天看见余二一拳就被打的啐了口血。

红头发的出手干脆狠决,还没等余二骂出口就一脚踢向了余二的腹部,余二向后一个踉跄,红头发一把将他拽了回来反手又是一耳光。

打人的动作真是漂亮,贺天眯了眯眼,不动声息的向后退了退,将自己隐藏在拐角的阴影里,然后继续看着。

红头发是有本事的,贺天注意到他在收拾余二的时候全朝挨起来痛却又不伤性命的地方下手,显然他也不想闹出人命,但又确确实实打的余二疼的半死,并且余二在北平的名声相信红头发是知道的,但下手时也没一点犹豫,甚至他在动手时身上表现出的那股狠劲儿很对贺天胃口。

看红头发收拾的差不多了,贺天转身沿路返回。余二那个样子应该是好几天要下不了床了,但人死不了也就影响不了展正希什么,贺天决定不管了。

回到别墅楼里,贺天跟见一打了个招呼就先离开了,回到家便着手派人调查那个红头发的。先不说别的,这天津卫那个颜色头发的就没几个,还好打,贺天觉得调查起来应该很容易。

没想到事情进展起来并不顺利,贺天手下的人足足找了近一个月才摸清红头发的底细。

红头发没有名字,就叫红毛,是串珠手下的人,也是他们那个帮派的二把手,住城郊,人挺低调,对串珠很忠心,能打,没了。

贺天听到红毛是串珠的人就皱起了眉。他调查红毛是有用的,天津卫现在局势混乱,贺天崭露头角没多久,身边不是很安稳,再者见不得光的生意自然也多,对外抢烟土抢生意,对内这么大个家更免不了勾心斗角,贺天身边缺人手,缺得力的,跟他一样,狠决得,强大的助手。

可是红毛既然是串珠的人,贺天倒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拉拢。

偏偏这时候,底下的人报上来说有人在贺府周围摸点,贺天派人去查竟然发现是红毛的人,贺天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坐在客厅朱漆的大沙发上看报,眉头轻挑,贺天扯了扯嘴角,头也没抬的回复手下的小弟,“随他盯,用不着管。”

 

那天一从舞厅出来时贺天便发现了不远处的红毛,他依旧和身边的人谈笑余光却时刻注意着向他慢慢靠近的红毛。

人围上来的时候,红毛还是那副狠决阴郁的表情,眉头皱的能夹死苍蝇,贺天饶有兴趣的看向红毛,看他会怎样开场他们的第一次交流。

没什么新奇的开场,无非是要跟自己单独谈谈,倒是语气里隐隐藏着的得意让贺天心情止不住的好起来,觉得红毛有些可爱。贺天转头让友人们先走,然后和红毛往街边走去。

琢磨着一会儿一定要先发制人打的红毛措手不及,否则以红毛那个身手自己未必是他对手的贺公子,丝毫没觉得自己居然认为一个看起来凶神恶煞甚至可能杀人不眨眼的大汉有点可爱是多么荒诞的想法。

放倒红毛后贺天将自己的衣服扔给了他,一是存了捉弄红毛的想法,二也是想着多点两人的交集,最好让他来自己家一趟,再观察观察,投其所好好拉拢红毛。

接着就到了今天,早晨黄家大小姐登门拜访,说是要跟自己讨论西洋音乐,贺天不好推脱,就请黄小姐上了楼。等好不容易应付完了大小姐,就听着管家跟自己说红毛来过了,贺天莫名的有些烦躁。等处理完家里银行的一些债务他带着人转身就去了红毛的场子。

 

床上的红毛突然打了个冷颤,将贺天的思绪拉了回来。今晚是自己大意了,原以为在贺府周围摸点的只有红毛的人,现在看来不止,而自己却因此让手下的人放松了警惕,今晚狼狈成这个样子也怪不得别人。

再看向已然入睡的红毛,贺天漆黑的眸子动了动,也不算全然没有收获。

他一手脱了上衣,拉开被子躺了上去。

秋天的气温还是带了凉意,红毛家里不比自己暖和,被子里有些凉,贺天顺着温度朝红毛靠了靠,然后闭上了眼睛。

突然耳边就传来了声音,红毛特有的,有些沙哑的,低沉的声音。

“我说,你别他妈靠我这么近。”

 

 

tbc.

评论 ( 7 )
热度 ( 131 )

© 菜菜一颗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