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红】19天让你找到真爱(上)

@清心寡欲一只罩 罩罩的相亲节目梗!
原梗如下:某相亲节目组织了一个什么迷宫游戏,就是有好多入口进去,但是如果从一个出口出来,就凑成一对相亲情侣。而立之年的毛毛和贺天被家里人强行安排参加了这个节目,然后因为节目组的bug,出现了男男女女cp ,毛毛就跟贺天凑了一对。如果出来后两个人没法看对眼,就当下可以选择退出节目放弃奖金,奖金将叠加给最后的真爱cp。毛毛为了奖金,而贺天为了打消家里人给他相亲的念头心想男的就男的吧,男的正好。最后只剩了毛毛贺天还有见一展希希,男女cp就是没有怎么了!节目组觉得这样就这样吧,继续下一个环节交换cp,于是就组成了贺展,红见。当然了贺展同框对话不超过两句话,你好跟再见。见一红毛那边就莫名话比较多了,见一一直和毛毛说展希希好帅,毛毛不能表现出自己对奖金的渴望,只好也一个劲跟着夸贺天。然而见一和贺天是朋友关系,见一就偷偷跟贺天说,哎呀毛毛这家伙喜欢你喜欢的不行,一个劲夸你!

原梗太可爱啦,设定上我做了稍微的修改,整体不影响,两到三章会完结(›´ω`‹ )
希望罩罩不嫌弃(´ε` )♡



天气难得的放晴,太阳照的人身上暖洋洋的,贺天坐在自己的越野车里,开始思索在这样的好天气里待在这到底是否值得。
他来得有些早,远处节目组的工作人员还在布置现场,他看着支架上用霓虹灯和塑料纤维做成的浮夸广告牌,没忍住扬起嘴角来,他想这肯定是值得的,并且非常期待贺呈看到他出现在电视相亲节目上时的表情。
--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在贺天惯例在礼拜六的晚上回父母的住处吃饭时,从他有记忆起就没怎么笑过的亲爱的哥哥,再一次在饭桌上当着他们共同的父母的面,提醒他已经到了该结婚的年纪。
“你应该清楚什么时候做什么事,去找个合适的女人结婚,这对你而言要求不高,不要在这种时候告诉我你拒绝联姻想寻求爱情”
当然不高,用不着贺呈提醒,贺天知道他自己需要做什么,更何况对他而言,充满交易和利益的婚姻更好,起码他就不用费心在所谓“爱情”上花费太多心思。可是当这件事被贺呈刻意提出来,变成一件被要求必须去做的事情的时候,事情就变了味。贺天像是17岁的青春期叛逆延后作用在他的24岁,对这件事十分排斥,而面对贺呈那张万年不变的严肃表情时,他的恶趣味占了上风,于是他口头答应,转身就报名了一档时下收视不错的相亲节目,他的外形条件和自身硬件几乎是让主办方立马通过了他的申请。
贺天的目光从那张写着“19天让你找到真爱的”的广告牌下移,人慢慢多了起来,参加节目录制的嘉宾被安排在一处遮凉棚下休息,为了呼应“真爱至上”的节目主题,现场的休息区一概被套上纯白的椅套,并用粉色的绸带打出恶俗的蝴蝶结,贺天毫无兴致的四处打量,手机在他修长的五指间反转。
毫无预料的,贺天注意到了那个短发的男生,他离贺天更近些,没有融入人群中,站在一棵树下吃着什么东西,贺天仔细分辨了一下,那大概是三明治一类的速食,当然这不是他引起贺天注意的主要原因,男生的头发是少见的红色,这点足以让贺天挑一挑眉毛了,很少有人能与红色的头发相处的这样和谐,他穿着带有刺绣的藏蓝色棒球衫,底下的T恤和书包一样都是明黄色,鞋子又是正红色的板鞋。
简直是把调色盘穿在身上。贺天甚至觉得对方身上大概挂满了金属类的装饰品,走起来来叮叮当当响,他简单猜测对方大概是听着硬摇滚的阳光青年,习惯做一些夸张而吸引别人眼球的事,阳光又叛逆。
意识到自己已经在这个素未谋面的男生身上花费了太多时间,贺天皱了皱眉,他起身将扔在副驾驶座上的墨镜拿起架在高挺的鼻梁上,下车甩上了车门,他终于决定下车去看看那些将要跟他相处起码两周的“寻爱者”们。
贺天的到来引起现场一阵窸窣,但由于贺少爷向来对自己魅力充满自信并且完全习惯于他人的注目,因此这些目光没有影响他多少。节目规则和传统相亲节目有些不同,现场有一个大型迷宫,参与者会从不同的入口进入迷宫,而每个出口只允许通过两个人,因此在规定时间内,从同一个出口走出迷宫的两人形成配对,一共会产生四对伴侣,并在之后节目组提供的别墅共同生活两个多礼拜,如果中途关系破裂则结束节目录制,而坚持到最后的情侣将可以获得一笔丰厚的奖金。当然如果一开始就没有走出迷宫的话,那么感谢参与,您的旅途到此结束。
贺天决定只录制两天就离开,毕竟他并没有打算真的在这里给贺呈找个“弟媳”回去,就在他想想贺呈如何在电话里隐忍着怒气让他滚回家的时候而面露不易察觉的微笑时,他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好了展子茜,我已经到这里了,你不要再推着我走了”
“可是为什么他也在这里?!”女孩子清脆的声音里有明显的怒意。
“我当然可以在这里了,这是面对全过单身青年的节目你明白吗?展正希能报名我为什么不可以?”
贺天一回头就看到见一正跟展正希身旁的女孩大眼瞪小眼,并且趁着展正希四处张望寻找集合处的时候,对着女孩做了一个“小鬼”的口型。
女孩显然被激怒,跺着脚冲展正希撒娇,“哥哥!你看他!”
“好了子茜,别再闹了”展正希似乎找到了目的地,“天气太热,你先回家,今天我会回家吃饭”
女孩“哼”了一声,赌气似的转身往回走,走了几步又转身瞪了见一一眼,又快步走开,见一松了松肩膀以示无辜。
贺天上前勾住见一的脖子,算是跟他们打了个招呼,见一没料到贺天会出现在这里,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只是语气里藏不住遇见他兴奋,“嘿!不是吧,你怎么也来这儿!”
贺天扬了扬下巴,“你们不是也在这么”
“展子茜非说我应该有个女朋友”展正希看起来有些无奈,“闹不过就逼着我来参加这个,我拗不过她”
贺天恰到好处的表达了同情,见一立马接口,“我怕希希一个人不安全,跟过来照顾他”
贺天几乎是立刻明白了见一的意图,看破不说破,他做出了然的样子点了点头。有了见一和展正希作伴,贺天觉得这次行程的趣味性增加不少,他非常乐意看到当展正希和别的女生互动时,见一作为别人的伴侣,会在镜头前做出什么举动。

节目录制开始,主持人在台上念着冗长的赞助商广告词,贺天站在迷宫的入口打量四周,见一站在展正希旁边的入口处,向他叮嘱一会儿别乱走动,等着他去找他。贺天又向旁边看去,没有找到莫关山——他从节目组的资料册上看到了红发少年的名字,旁边配着他拧着眉头的证件照。
直到导演组示意游戏开始,贺天最也没能找到莫关山的身影,他撇了撇嘴推开了迷宫的门。
迷宫很大,但很幸运,走了四十多分钟的贺天,贺天如愿看见了一扇标示着“出口”的贴了橙色塑料纸装饰的木门。
他推开了那扇门,之后他有短暂的尴尬,像在乘电梯时因为分神而没注意开门的那层是否是自己的目的地那样,不确定的退了一步,好确认他真的是根据指示牌的上的标示打开的木门。门外的人看起来比他还要惊讶,这是当然的,恐怕那个喜欢穿明亮衣服的男生自始至终都没注意过贺天,直到现在这一刻。他第一个找到了迷宫的出口,然后抱有期待的等待着推开他身后木门的女孩子,最后看到了一个黑发男人站在他身后。
贺天没再犹豫,在莫关山明显瞪着他的目光里,踏出迷宫的木门站在了阳光之下。主持人的眼睛亮了起来,贺天注意到导演组那边已经有人在欢呼了——这将是一个很好的卖点。
莫关山的目光依旧没从贺天身上移开,所以贺天扭头给了他一个笑脸。这下贺天看清莫关山的长相了,比照片更真实的,一个看起来一点也不友善的年轻人。他的眉头一直紧皱着,可贺天还是从那张生气的脸上读出了一点因为失望而产生委屈,因此贺天断定今天的女嘉宾里大概有莫关山的心上人。
在莫关山想要举手示意导演组之前,另一扇们被用力打开了,因为即使有些距离,贺天也听到了门板撞在墙上发出的那声“砰”,接着贺天没忍住的笑了出来——见一拽着展正希出来了。
莫关山明显看傻眼了,贺天猜测此刻他心里一定对自己参加的节目产生了怀疑,他或许会怀疑自己当初是不是因为没有认真读节目手册,而把一档基佬相亲节目看成了异性相亲节目。
事实上,节目手册只写了这是一档相亲节目,并没有说到性取向,完全没有。
第三扇门里先出来了一位黑头发的女生,虽然长相有些英气,但毫无疑问是个女生,莫关山显而易见的松了口气,接着第四扇门也被打开,走出一名跟他们年纪差不多的男性。
就差两个人了,贺天看了一眼有些紧张的莫关山,决定不给对方任何安慰好让对方平静下来。
最后的结果是,第三扇门出现的第二个人是一个瘦小的浅发色的姑娘,而第四扇门的另一位是一个有一头黑长发的高挑女性。
最后的结果是一号门两位女性,二号门两位男性,三号门是贺天自己和莫关山,而四号门则为一男一女。
导演组并没有将这称为节目事故而停止拍摄,主持人拿着麦克风大喊这真是让人意想不到的一幕。贺天说过了,这是卖点,也代表着收视率,换句话说,这可能原本就是主办方希望能出现的场景,所以在场的人们都默认了他们与往常不一样的组队方式。
莫关山皱着眉头不知在想什么,但最终没有如贺天所想的那样表示抗议,他看了贺天一眼,扭过头去没再说话。
主持人宣告他们接下来的任务是搬进别墅,并准备接下来为期两周的节目录制,所以他们八人即将在别墅度过接下来的日子。
比想象的有意思,贺天认为。


tbc.

上篇评论偷懒没有回复( ・᷄ ᵌ・᷅ )  在这里谢谢小天使们的小心心和评论 (´⌣`ʃƪ)九十度鞠躬表白   爱你们么么!


评论 ( 21 )
热度 ( 256 )

© 菜菜一颗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