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红】朋友,你听过灵魂互换吗?03

记得所有毛毛都是顶着贺天的脸,所有贺总都是披着毛毛的皮_(xз」∠)_





红毛在这一嗓子里瞬间涨红了脸,他结结巴巴的解释,“不,不是,什么叫同居啊!就、就只是住一起”
这下轮到本是幸灾乐祸的见一愣住了,“贺天……贺天你脸红了?!”
红毛看见一仿佛被雷劈了一样的盯着自己,犹犹豫豫的转身望了眼身边的贺天,“我脸红了吗?哈哈天气太热了吧,哈哈热的我脸都红了”
“热吗?还好吧,不过你脸真的很红,你发烧了吗?”
“发烧?哦发烧,对我有点发烧。”
“还去不去上课?你们要在这里待多久?”贺天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虽然这种状况下他很不想说话,但是他觉得如果自己再不出声,这俩蠢货能在这里就到底为什么脸红这个问题说上一节课。
“啊对,我们还要上课。那见一回头见,我跟…我跟红毛先去上课了”迅速跟见一道了别,红毛跟在贺天屁股后面走进了教学楼。
留下见一和其他同学张着能吞下鸡蛋的嘴。
所以这造成了红毛吃不下午饭的主要原因。
为什么?!我明明演技很好的,超赞的啊,我难道没有抓住贺天日常行为的精髓吗?他说话不就是言简意赅面无表情必要的时候阴气沉沉吗?
盘子里的土豆片几乎被戳成了土豆泥,可红毛还是想不明白。明明早上还好好的,到了快中午放学的时候,学校里却疯传了一些“人尽皆知的秘密”
贺天和3班那个红头发的同居了。
贺天完全被那个红头发的牵着鼻子走。
贺天对3班那个红头发的百依百顺言听计从。
贺天一看3班那个红头发的就脸红。
3班那个红头发的被贺天包养了。

前四条,他红毛就忍了,毕竟这话他听起来很受用。
这在原来可行性太小了,他也只能在上秃顶数学老师课的时候,思想开个小差自己暗搓搓的想想,默默地爽一把就算了。现在虽说让真正的贺天对他言听计从的可行性依旧很小,可是听别人讲可比自己想带感多了。
但是最后一条——红头发的被贺天包养!
凭什么是自己被他包养?他们两个,从来都是他做饭,他买菜,他收拾里里外外,洗衣机里的洗衣液都是他倒的。凭什么是贺天包养自己?这怎么看都是他包养的贺天啊!
显然红毛对于保姆和包养两个词的认识还不够,但这时候也没人教他怎么区分。
“你再戳盘子就裂了”贺天用他那良好的教养好心的提醒红毛注意餐桌礼仪。
“凭什么?!”
“行了吧。我现在都是一看你就脸红的纯良形象了我说什么了吗?”
“但是说什么被你包养这也太过分了。”
“说是你包养的我有人信吗?”贺天往嘴里塞了颗青菜,连头都懒得抬。
“……”红毛看着被自己戳的稀巴烂的土豆,“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
“别磨叽,快吃饭。下午有体育课,用着我的身体打球就别给我丢人”
“不能这样下去。再这样发展我的脸要丢光了”
怎么看都是自己的脸丢的更多一点,贺天无奈的放下筷子,“好吧,所以你打算怎么办?”
“这你别管了”三下五除二扒完了盘子里的东西,红毛鼓着嘴说,“环正窝会想办滑的”
贺天觉得自己大概是病的无药可救了,有人用自己的脸做出这幅蠢样子,他不觉得生气,还因为那副身体里面是红毛而觉得有些可爱。
红毛有一句话说得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如果身体一直换不回来,就对着自己那张脸,他真没法对红毛下手。

一场球赛打的红毛酣畅淋漓,不得不说,这个子高了就是好。贺天的身体在这种时候用起来格外的顺手,运球投篮,都有身高加成,球场边的女生尖叫就没停过。
他拎着女生送的水往洗手池走,此刻他觉得他就是下一个明日之星校园科比球场新星小王子!
然而没等他乐呵完,就在操场边看见了一头眨眼的红发——和一群围绕着那个红头发的各类型女生。
红毛一个踉跄手里的水摔了出去,圆柱形的水瓶顺着惯性咕噜噜的往前滚,红毛追着瓶子赶了几步把它捡了起来。
我日他大爷。
没有嫉妒,真的没有嫉妒,这有什么好嫉妒的,红毛本来就是弯的,他没有理由嫉妒贺天不管顶着什么脸都能和女生处的很愉快这个事情。女生什么的,无所谓,真的,毕竟他是弯的。他没拿稳水就是觉得贺天这样做会让自己的人设有点崩。毕竟他是校园一霸,怎么可能在女生多的地方扎堆呢?他那么辛苦的维持着贺天高冷的形象,而贺天竟然弃他于不顾还用他的脸撩妹子,这也太不公平了!
红毛握紧了手里的水瓶子,气势汹汹的往操场的那头走。
走到一半又停下来,他理了理自己的衣服,踱着步子慢悠悠的往那边晃。
走到贺天旁边,他咳了一声,“咳,红毛你不上课在这干嘛呢?”
贺天看着红毛,差点没绷住笑了出来。
早就看见他晃着身子往水房走,看见自己在这边后瓶子都没拿稳掉地上在后面追着捡,然后一副捉奸自己和别人上了床的样子往这边赶,走一半还停下来装模作样学着自己的样子不紧不慢往这边走,可惜表情模仿的不到位,他那眼珠子恨不得瞪出来。
贺天冲着红毛一笑,“刚下课,来这边透透气”
周围的女生转头看见红毛以后气氛活跃起来
“贺天你怎么过来啦~”
“贺天今天打球累不累呀?”
“贺天是来找红毛的吗?原来你们的关系真的像传说的那样好呀~”
传说的?红毛敏感的抓住了这三个字,早上学校盛传的谣言又迅速在脑海里聚起。
他看着贺天依旧冲自己笑。不得不说,即使那是自己的脸,这个笑看起来也十分的欠揍和恶劣。
然后他想到了个绝赞的招,可以破解“红毛被贺天包养”这个谣传的招。虽说对面的人是自己暗恋的人,但是无论怎么样男人的尊严不能丢,这种情况下,只能委屈贺天了。
“那个……今天的零花钱用完了,你再给我拿点我买包烟。”红毛羞羞答答的开了口。
接着他听到了旁边女生倒吸凉气的声音。
很好,计划通。现在她们该知道了,其实是红毛包养的贺天,红毛才是掌握主动权的那个。
贺天看着红毛的样子微微挑了挑眉,随即他就应了下来,“我现在身上没带钱,一会儿回班给你取。”
“……行”红毛看着贺天明显比之前变得更恶劣的笑,顺了遍思路,再三肯定没毛病,“那我先回去了,你记得给我拿钱”

夕阳西下,小鸟归巢。红毛拖着书包往校门口走,贺天应该在那里等他。然而他现在十分特别极其的不想见他。
他的计划……算是成功了一半,起码早上那些谣言没了。
但是,人生总是充满但是
现在有新的了。
3班红头发的上位成功现在贺天连钱都让他管着了。
3班红头发的麻雀变凤凰了。
3班红头发的傍了个大款。
那个大款是贺天。
贺天是个妻管严。
听听,听听,这他妈都是人话吗?!!

贺天看他出了校门脸上又挂上了笑脸。红毛却觉得心里苦涩。
他跟贺天没可能的,他知道,他一直都知道。红毛记不得自己是怎么喜欢上他的了,可是他明白他们的认识就算不上是一个美好的开始,接下来的相处更是不断地拳脚相加。他被贺天要挟着做过几次饭,贺天看起来总是很霸道的样子,红毛却发现他事实上意外的心思细腻。他会记住自己在吃饭时的偏好,等下次自己再打开冰箱时总能看到自己喜欢的食材。偶尔听到过贺天打电话,应该是和他的父母,他会低头笑着说你们忙那我也就不回家了,反正也没什么人。可是空旷的家里伴着贺天那个笑,没来由的让他心疼起贺天来。
他见过贺天展示给外人的强大和自持,也无意间见过贺天的孤独和脆弱。
即使现在这样,日子过的一团糟,可他也能苦中作乐,他跟贺天这些天的相处比前几个月加起来都多。他们一起上学放学吃饭睡觉,他们一起生活。
红毛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他希望这场闹剧能早点结束却又不希望。等他跟贺天的身体换了回来,大概以后就再没这么多交集了吧。

“怎么了?谁惹你了?”贺天看着红毛沉着的脸发问。
“滚,别凑过来”
“怎么了这是。晚饭想吃什么?”
“问个屁,你又不会做饭”
“你再说一遍?”
“呜哇,别打脸,这可是你的脸!”
“少废话,动作快点。今晚还要继续给你讲物理题。今天数学课堂错了几道?”
“三道……”
“怎么那么多?昨晚不是给你讲过那类题了?”
“我是说对了三道……”
“………”
“疼疼疼!松、松手!我操你大爷!”


“小、小露,我刚好像看到红毛在揍贺天……你呢?”
“看、看错了吧………可能太阳太晒了,晒的人犯晕,对一定是的!”


tbc.




评论 ( 40 )
热度 ( 310 )

© 菜菜一颗糖 | Powered by LOFTER